• 試論當前高校評價制度與青年教師的生存發展

    發布人:cyb發布時間:2017-05-04 08:52:06瀏覽次數:

    馬克斯·韋伯(Max Weber)在《學術作為一種志業》講演中提到了“學者與教師的難以得兼”的問題:“每位受到召喚、有志從事學術工作的年輕人,都必須清楚地認識到他所肩負的雙重重任。即不僅需要具備學者的資格,還必須能夠做一位好教師;而這兩個條件并不一定全然吻合。一個人可能是十分杰出的學者,同時卻是一位糟糕透頂的教師。” 當下,高校青年教師在兼顧教學與科研的同時,依然面臨諸多學術成長困惑,他們面臨的環境是教育管理與評價的物化問題,這套嚴密的運行邏輯支配著科研與教學活動。這種外化的形式邏輯使教學受到冷落,使學術變得畸形化,“求道”、“求知”之路越走越窄,已難有平和的心態去深耕于書齋,或為了功名利祿,或為了養家糊口,沒有了“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氣節。很多人走出象牙塔也不再探索國家富強之道,而是尋求職業競爭中的取勝之道。由此,作為追求個人功利的職業知識分子在大學教書與學術研究過程中越發失去了使命感、神圣感與崇高感,并淪為所謂的科研、教學的工具。高校評價制度的行政化與量化使科研注入了過多的形式理性,嚴重束縛了教學與科研的自由發展。過度向科研傾斜不僅不利于教學與科研的均衡發展,還使教學與科研淪為牟利的工具??蒲信c教學的沉淪容易使剛剛起步的高校青年教師喪失“傳道”的責任感與職業尊嚴,很容易熄滅他們對未來學術的追求與希望。因此,當代高校必須去除“以科研立校”中普遍存在的盲目性與形式主義問題,并以內在的價值理性重塑學術的自由與尊嚴。

      一、當前高校青年教師的多重生存環境

      高校擴招使青年教師的數量急劇增加,在整個高校教師總量中比重占半數以上。根據資料統計,在2009年,40歲以下的青年教師占高校教師總數的60%以上??梢?,高校青年教師“扎堆”現象比較明顯,這不僅使他們面臨著職稱競聘的壓力,而且也不利于學術梯隊格局的合理化建設。

      當代青年教師常常以一個弱者形象出場,面對的是種種規訓體制及發展瓶頸,他們又在不斷復制與傳播這種學術成功的路徑和邏輯,在間接承認學術評價制度合理性的同時,又在成功突破困境后以強者的身份去強化這種制度的合理性。首先,生活壓力是高校青年教師的第一道坎。雖然高校教師收入大幅提升,但青年教師工資提升幅度卻不大,仍然普遍較低。青年教師的開銷較大——贍養老人、還房貸、養孩子,家庭開銷已使其捉襟見肘。為此,有些青年教師不得不去校外代課或通過其他兼職等途徑來補貼家用。與管理崗位相比,青年教師地位普遍偏低,主要表現在如下方面:各種福利待遇較少,評職稱論資排輩現象嚴重,外出學術交流機會少,福利分房機會少等。其次,科研與教學壓力是第二道坎。項目、成果較少的青年教師常被安排大量課程,這越發使他們沒有充足的精力去搞科研。年輕人因沒有學術資源和行政資源而舉步維艱。搞教學的青年教師不但難以獲得資金、獎金等支持,在職稱晉級上還經常碰壁。與那些以“科研等身”的教授級職工相比,側重于教學的青年教師儼然成了二等公民,這構成了當前我國高校青年教師生存的“二元論”現狀。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高校水平評價標準開始向西方高校學習,科研評價的重要性從制度層面得以確定下來。為了提高辦學層次和水平,很多地方高校強調應該把“教學型大學”提升到“教學研究型大學”層次上來,而實質上卻形成了“重科研、輕教學”的失衡局面。在加強學科建設、科研經費投入的同時,對教學的投入卻相對滯后。教學評價過度關注知識性灌輸而忽視學生能力的培養。不少學生反映青年教師講授內容沒有深度和廣度,難引發求知欲和興趣。其根源在于青年教師的課堂教學脫離了科研支撐,只能照本宣科。中科院院士林群認為,“從長遠、全局看,做科研對教書會帶來種種好處。”如果只崇尚科研而鄙視教書育人或者不結合教學而進行科研,那么科研就難以在教書中發揮有益作用,因為高??蒲械淖罱K目的是深化科技于人文人才的造就。因此,高等教育不僅應該強調“教學相長”,還應提倡“教研相濟”。

      學術界論資排輩與行政化趨向難以使優秀青年學者脫穎而出。當前,行政還牢牢控制著學術、經濟等與個人利益相關的資源。很多學者不得不依附于行政權威,這種現狀嚴重影響了學術的自由開放性。高校用人機制缺乏靈活性,難以體現流動性與公平性,既沒有“能上能下”,更沒有“能進能退”。青年教師難以脫穎而出必然也難以激發他們的工作積極性。學校領導為了追求政績,片面重視和發展顯性學科和學術成果的短期量化,結果使學科建設存在嚴重失衡,無法兼顧教學與科研、公共課與專業課、基礎學科與應用學科之間的平衡。因此,科研目標定位缺乏自我意識、辦學宗旨不夠明確是當前許多高校普遍存在的現象。

      二、當前高校青年教師的學術異化

      梁啟超先生曾講過:“學術者,天下之公器也。”然而,當前高校的學術動力越來越呈現“物化”特征,學術激勵機制和市場化機制間接激化了學術浮躁與腐敗。20世紀90年代以來,許多高校制定了科研激勵機制,使科研成果和職稱評聘、年度業績考核緊密掛鉤。受利益導向機制的驅使,部分青年教師逐漸養成了功利心態。個別青年教師為了評職稱或獲得科研獎勵,在短時期內通過東拼西湊而進行簡單重復性學術生產。速成的科研成果不但難以創新,反而制造了一批學術垃圾。為了數量而犧牲質量的低端論文制造嚴重浪費了學術資源,也不利于青年學者的健康成長。雖然偏重于物質激勵的科研激勵機制,其出發點是為了加速學術科研的進步,但其結果卻是污染了學術發展的環境。

      以科研成果為準繩的學術評價體制不但加劇了學術腐敗之風,也引發了學術市場化的弊端。在利益驅使下,版面費、出版費現象在學術圈內早已“見怪不怪”。由于教學任務重,許多青年教師沒有時間和精力專心搞學術,職稱低、學歷低、非名校等客觀因素使他們發表論文更加“雪上加霜”,于是他們成為交納版面費、出版費的或難發職評硬件“核心期刊”、一級刊物的主要對象。為學術而學術成為少數學者的志業,名利學術日益盛行??蒲械墓托问交瑯邮且环N學術腐敗,這類學術腐敗嚴重誤導了青年教師的學術價值取向。不但把學術看成是生存之道,甚至還看成是“成名成才”之道,持這類想法的人其學術純潔性和道德責任感值得懷疑。高強度、重壓力的科研管理和激勵機制不但未能變壓力為動力,反而使一些青年教師滑入學術不端的深淵。學術浮躁環境與科研激勵的結合轉化為學術惡性競爭,過度量化、功利化的評價體系催生了學術泡沫。各種非學術規則的盛行嚴重玷污了學術的純潔性和神圣感,學術道德感的缺失與學術腐敗、學術環境惡化相伴而生。

      以科研為主導的評價體系和辦學思路不利于高校整體與長遠的發展??蒲信c教學在評價結構上的不合理難以提高青年教師的教學積極性。據有關媒體報道,“超六成高校青年教師認為做課題比給學生上課重要”。異化的評價方式使教師片面追求科研業績而無暇把心思全面用在教學上??蒲屑顧C制片面強調“以論文論英雄”,缺乏全方位考核。“超七成的高校青年教師認為,學術不端系評價制度驅使。”不合理的評價體系容易使高校脫離自身特色而形成發展定位不準的局面。學校發展本應該堅持“以我為主”、實事求是的原則,然而一味地按外部評價體系來行事無異于“作繭自縛”。

      在利益科研評價體系的重壓下,許多年輕學者只顧眼前利益而忽視長遠利益,只看有形的科研成果而忽視無形的學術積累過程。如果高校和學者不能真正形成學術自覺、自我意識,沒有學術反思能力,那么改變學術道德觀念淡薄的思維定勢將遙遙無期。雖然秉持學術操守和學術道德本是一個學者的使命和底線,但深受工具理性和系統規范制約的許多學者卻遺失了學術道德倫理。因此,嚴格抵制各種學術腐敗和學術不端行為,不僅需要正能量評價制度的發揮,而且還要從學術價值觀上下工夫

    三、制度性變革與青年教師的學術自由發展

      根除學術腐敗之風不能僅靠獎懲機制的引導,而是要創建自由競爭的學術環境。高校領導層應該轉變思維方式,對原有的科研與教學體制進行改革,從而使學校與教師之間形成良好的平等合作關系。只有全面深化改革,才能使青年教師處理好科研、教學、生活之間的關系,才能使他們變壓力為動力并真正靜下心來從事科研和教學工作。

      (一)教師考核評價不能搞“一刀切”,必須設計出一套科學合理的教學與科研評價體系。首先,在考核標準上要體現差異化和個性化特色。行政和后勤職稱評定和年度考核應以行政業績和日常工作表現為主,而不應該只拿論文等來評定。其次,學術水準的衡量不能僅看論文數量,而應該堅持質量優先的原則,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可以逐步試行“代表作制”評價機制。第三,崗位年度考核和職稱晉升應采用多元化的綜合性手段,教師既可以選擇以科研考核為主,也可以選擇以教學為主,還可以在科研與教學間實行折中考核辦法。第四,實施長效考核機制,把日??己伺c長時段考核相結合。日??己藢儆陔[性考核,能夠對師德和學術道德自覺意識起到規范和引導作用。學術正氣不僅有賴于科研管理制度的變革,更有賴于日??蒲协h境的改善與學術道德的養成。徹底鏟除學術腐敗的土壤還須敢于推行長效考核機制。這既是遵守科研規律的客觀要求,也是對學人科研能力的信任和學術人格的尊重??傊?,考核機制變革就是要為青年教師提供寬松的科研環境,真正通過制度的彈性化來更好地為高校學術的健康發展提供保障。

      (二)高校管理者要體察青年教師的生存困境,通過各種途徑為他們提供寬松條件。首先,高校領導和老教師要多關心和幫助青年教師,使他們的工作和生活更加體面。要“搭建融洽的學術交流和合作的平臺”[5],以緩和并消除教師之間的惡性競爭。在科研與教學方面,老教師與青年教師“結對子”幫扶和指導提高青年教師的業務能力和專業化水準,青年教師可以組成科研教學互助小組,定期舉辦研討交流會,這既可以活躍學術氛圍還可以使青年教師感受到集體的溫暖。其次,制定合理的人才發展規劃。統籌推進人才引進、配置與后備人才培養制度建設,要舍得花時間和經費培養和儲備人才。制定和實施優秀青年人才資助和培養規劃,本校人才隊伍結構布局才會更加合理,才更能使教師隊伍充滿后勁和活力。要根據學科特點、青年教師的個性特點與能力選拔和運用人才,把人才特長同崗位特點結合以形成“人盡其才”的合理分工。韋伯曾講過,在德國“重頭課都留給正教授,講師則開次要課程。這種安排的好處是,學者在年輕的時候,有充裕的時間做研究”。這對于高校處理新老教師課程安排比例問題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實行校內教授委員會與校外同行專家相結合的匿名評審制度以保證學術評審程序與結果的公正性。

      (三)激發學術興趣,重塑學術信仰,使教學與科研真正統一起來。首先,青年教師應增強個人學術修養,自覺開發個人學術潛力和自治能力。少抱怨,多積極尋求與學校教育委員會合作,不斷增強個體的學術問題意識和學術興趣愛好;多在學習、備課、講課過程中自覺地肩負起科研神圣使命,自覺把最新的學術成果運用到課堂教學之中,這種結合能夠使教學與科研相互促進、共同發展。其次,應通過努力整治學術環境來重塑學術神圣感,使青年教師真正以熱愛學術為業,而不僅僅把學術看成是謀生、晉職的唯一手段。取消過度物質化的獎勵措施,逐漸改成以精神性獎勵為主、物質性獎勵為輔。提高教師基本待遇,適當獎勵突出貢獻者。以此減輕青年教師的生活壓力,使其專心科研與教學。在資金投入上重點支持教改型課題的研究,從而使科研為教學服務。學校多為青年學者提供訪學、交流、調研等機會,以利于其學術積累。變“外部約束”為“內部激發”,激發青年教師的學術熱情、信心與興趣。

      四、改革、精神與批判的聲音

      高校青年教師所面臨的諸多困境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最顯著的一點就是考核制度的偏頗及高校辦學思路、發展目標獨立性的缺失。片面強調論文與職稱掛鉤考評制度除了能給青年教師帶來壓力外,能否真正起到促進科研與教學發展值得商榷。任何理性化的制度都有兩面性,既有正面積極效果,也會有負面的異化效果。雖然改革開放以來的量化管理制度引介了西方“結構功能主義”管理理論和“三論”模型,其理性化規范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和科學化水平,但另一方面卻有失人文性和多元性。徐紀霖認為,學術制度化有一個前提預設即“人性惡”,把人對學術的興趣和動力外在化。“一刀切”表面上顯示了制度的客觀性與公正性,卻在制約學術懶人的時候也抑制了有志于學術的人。雖然苛刻的教育評價制度符合理性化的科學原則,但卻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形式理性對實質理性、工具理性對價值理性權利的侵襲與替代。教育考評制度如“叢林法則”,用各種指標體現效率優先原則讓強者通吃,不給弱勢青年知識分子或弱勢學科發展空間。然而,科研不等同于學術,學術與科研相比更具有人文性和自由個性,至于工具性和功利性則是附屬的東西。因此,如何在高校青年教師培養上把科學性同人文性、科研化與教學化結合起來是我們今天必須面對的時代性難題。這不但有賴于學術界的自我反省與規范,也有賴于高校的去行政化改革。讓學術真正回歸學術,使教學真正回歸教學,這既是高等教育改革的基本目標,也是高校教師的熱切希望。

      讓-保羅·薩特(Jean-Paul Sartre)認為,“知識分子的天職就是譴責不公正現象,不論它發生在何種領域”,青年知識分子應該是最有朝氣和批判力的人。然而,進入21世紀以來,不但知識分子對時事的批判少了,就連以往的學術商榷與批判也很難再覓蹤跡。沒有象牙塔內的學術交鋒與論戰,哪能激蕩出思想的火花?遺憾的是,在學術去意識形態化的歷史條件下,批判的聲音與學術的爭鳴卻少了。批判時事并不意味著介入政治漩渦,而是匡扶正義并提出資政因應之道,這是知識分子不可推卸的社會責任。中國古代有“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之說,亦有“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先賢之言。在當今青年知識分子理應強化責任擔當意識。北宋大儒張載那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曾被中國歷代知識分子奉為座右銘,無論政治環境與學術環境如何都有一批敢于直言進諫的人,都有一批勇于探索真理的人。中國古代有“通三統”之說,學統、道統與政統是統一的。中國文化從來都不主張個體性與社會性、道德性與真理性、物質性與精神性的分裂。批判是知識分子不可推卸的社會責任,建構是知識分子學術獨立與自由的使命。批判也是一種建構,這種統一是學術自由與社會責任的結合,是道德與真理在個體生命中的精神升華。在后現代社會,知識分子越來越大眾化,其傳統的社會精英光環也逐漸變得黯淡了。青年知識分子在求索的道路上應有書齋知識分子的精耕細作,以及公共知識分子的經世致用、經邦濟世。這個大變革大發展的時代,青年知識分子應有所作為。

    555彩票